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重讀《李自成》: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
來源:文藝報 | 穆陶  2021年07月09日08:21

在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之際,回顧革命征程中的文藝創作,姚雪垠的長篇歷史小説《李自成》是不能淡忘的,因為它在百年文學歷史中有着獨特的貢獻。《李自成》創作初期,曾得到茅盾的高度讚賞,還受到了毛主席的重視,並給予支持。《李自成》甫一出版,便洛陽紙貴,風靡文壇,第二卷隨即獲首屆茅盾文學獎。茅盾先生評價《李自成》説:“用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來解剖這個封建社會,並再現其複雜變幻的矛盾的本相,五四以後也沒有人嘗試過,作者是填補空白的第一人”。(《關於長篇歷史小説〈李自成〉》,茅盾著)嚴家炎在《讀〈李自成〉初探》一文中寫道:“《李自成》這部長篇,既有嚴格的歷史依據,又有深刻的思想見解,它真實地、深刻地反映了明朝末年由李自成領導的這場轟轟烈烈的農民革命戰爭。”他又在《時代催生文學的現代化》中談道:“《李自成》是迄今為止長篇歷史小説中成就最高的一部。”

就我的閲讀體會來説,《李自成》的藝術價值和思想價值是融為一體的。文學的藝術性,無論中外、流派有何不同,作為意識形態,它是與作家的思想傾向緊密相連的,也就是説,它是服從於作家的思想需要的。由於姚雪垠是“用歷史唯物主義”來寫《李自成》的,便不能不聯想到馬克思主義文學理論的一個重要內容,那就是文學的階級屬性。由此又想起了魯迅那段批判“文學超階級論”的重要論述。魯迅説:“生在有階級的社會里而要做超階級的作家,生在戰鬥的時代而要離開戰鬥而獨立,生在現在而要做給予將來的作品,這樣的人,實在也是一個心造的幻影,在現實世界上是沒有的。”(《魯迅全集》)“文學超階級論”,從上世紀30年代受到魯迅的批判,到現在仍然存活在某些人的文學思想中。“超階級論”者不願意承認文學的階級性,似乎一提“階級性”與“階級鬥爭”,就是褻瀆了文學的微妙與純粹;而只有高談文學寫“人性”,這才是文學的“高超”。需要明確的是,“文學寫人性”是不錯的,不寫人性,如何刻畫塑造人物?但在階級社會中,“人性”本身是包含了“階級性”在內的(人的某些“動物性”除外)。這個常識性問題,有什麼值得戒備與爭議的呢?在這個問題上,《李自成》與“超階級論”者截然不同。姚雪垠是無產階級革命論者,《李自成》是一部“用歷史唯物主義”來寫“階級鬥爭”的小説。

《李自成》如同《水滸傳》那樣,作者站在了農民革命的立場上,將無產階級的革命激情,寄於筆下,如波濤洶湧,一瀉千里,成就了一部300萬字的革命英雄史詩。在當代某些文學史著作中,將其列為“紅色經典”,是名副其實的。(《紅色經典的文學價值》,閻浩崗著)

《李自成》的藝術思想價值,在“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這方面最為顯要。在新中國成立前夕,郭沫若寫了《甲申三百年祭》;姚雪垠在新中國成立前就開始醖釀創作《李自成》,兩位文學家以不同的體裁寫作同一個故事,並非偶然的巧合,而是相同的思想導向使然。這思想導向是什麼?就是希望用歷史這面“鏡子”,為剛剛誕生的新中國“江山永固”做鑑戒!這種出自革命意識的家國情懷,首先體現的是作家與文學的思想稟賦,古人有謂:“摛文必在緯軍國,負重必在任棟樑。”(《文心雕龍·程器》,劉勰著)寫文章要有益於國家,身負重擔要想到棟樑的作用。這是古人對於文學家的要求,也是對於文學思想的闡揚。當今文學,以小説最為繁榮,尤以長篇小説為重鎮。“緯軍國”,“任棟樑”這樣的“定義”,看似期許過高,卻也是中華民族的文化傳統。中國古代大文學家,如屈原、賈誼、范仲淹、王安石等等,無不既是文學大家,又是政治思想家。他們的文學作品,傳之千秋而不朽,其原因當在於此。

進步的中國文學藝術家,有一個寶貴的思想傳統,就是憂患意識和家國情懷。當代作家,不少人繼承發揚了這個傳統,在新中國成立前後的幾十年中,出現了一批優秀作家,創作出了一批堪稱“紅色經典”的文學作品,《李自成》是其中之一。《李自成》既是一部農民革命的頌歌,也是一部慷慨悲壯的英雄失路的祭歌。它描寫農民起義軍,堅持革命戰爭十餘年,給封建勢力以沉重打擊,橫掃大半個中國,以摧枯拉朽之勢,攻佔明王朝首都北京,建立了大順政權。但在政權建立之後,卻犯了戰略性錯誤。一是政權內部居功自傲,被勝利衝昏了頭腦,滋生了享樂思想與腐敗行為;二是放鬆了對內外敵對勢力的警惕和防禦措施,於是,北京“大順政權”僅僅維持了42天,便在外敵入侵下,敗如秋風落葉,一蹶不振,遂成千古恨!這是多麼深刻的歷史教訓!

《李自成》這部歷史小説,反映了中華民族在歷史進程中不怕犧牲、勇於開創歷史新天地的奮鬥精神;同時也在作品營造的悲劇氛圍中提供了沉痛的歷史借鑑,足以啓迪來者。

中國文學的社會主義性質和“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是不會改變的。隨着中華民族的崛起和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深入發展,回首前塵,重讀《李自成》,依然令人獲益良多。透過《李自成》那複線結構的繽紛恢弘的社會畫面,我們看到了它的“文心”所在:革命的英雄主義和愛國主義,永遠是一個民族前進和崛起的精神燈塔。社會前進的光輝途程,就像一面鏡子的視頻,隨時映照着人們前進的腳步。無論是勝利的,還是失敗的,它給現實的人們留下的,都是彌足珍貴的路標。

中國文學“紅色經典”的產生不是偶然的,它是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同中華民族“文心”相融合的結果,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文學藝術的獨特“江山”!在中國文學藝術史的長廊中,“紅色經典”的革命英雄主義和愛國主義的恢弘篇章,必將奕世長存,永放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