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世説新語》、文學古籍刊行社及其他
來源:藏書報 | 姚一鳴  2021年07月09日08:00

多年前在上海山東南路上,有一家厚省堂舊書店,老闆姓朱,原在滬上某報社工作,因喜歡舊書辭職開了舊書店。厚省堂店面積不大,僅一間門面,在山東南路的諸多小店中,顯得毫不起眼,書店有不少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的文史類書籍,甚合我意。有天淘到一本《世説新語》精裝本,暗紅色布紋封面,乍一看並不起眼,但一翻是影印本,且是文學古籍刊行社1956 年出版的,老朱開價不高,便收下了。

對於這本《世説新語》的出版社文學古籍刊行社,我起初誤以為是古典文學出版社(1956 年創立於上海,由新文藝出版社古典文學編輯室分出擴大組成,1958 年改組為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又於1978 年更名為上海古籍出版社),文學古籍刊行社印象中是人民文學出版社的副牌,其實不然,它是一家20 世紀50年代獨立的出版機構。文學古籍刊行社自1954 年成立於北京,以影印、複製有價值的文學古籍為主,其出版影印的古籍相對較為專業,所選的底本較好(多為明清善本,也有海外藏本),顯示出其在古籍出版領域的水準。以所得《世説新語》精裝本為例,第一冊是《世説新語》原本影印,第二冊包括“世説新語人物譜”“唐殘本世説新語”和“世説新語校勘記”(王利器),均按舊本影印。此書印數才二千冊,且為六十多年前所出版,甚為珍貴。

文學古籍刊行社除《世説新語》外,還出版有《史記》《嵇康集》(魯迅輯校)、《靖節先生集》《高蘭墅集》《懋齋詩鈔》《四松堂集》《春柳堂詩稿》《綠煙瑣窗集》《元氏長慶集》《樵歌》《六一詞》《納蘭詞》《古詩源》《古今小説》《百喻經》《六十種曲》等書(詳細目錄見國家出版局版本圖書館編《圖書目錄》,中華書局1985 年版)。有不少是線裝影印本,也有影印加校勘本,還有黑框仿宋體和宋體字排印的版本,均為古籍出版的佳本。

在文學古籍刊行社出版的古籍書中,最為有名的是1957 年出版的《金瓶梅詞話》,根據 “ 北平古佚小説刊行會”本影印,“北平古佚小説刊行會”本又是據萬曆原本影印的,1933 年北大教授馬廉通過集資影印此書,於是馬廉和胡適、魯迅、徐森玉、鄭振鐸、趙萬里、孫楷第、長澤規矩也等二十多人共同出資,用“古佚小説刊行”名義在北平和日本東京分別影印了104部和300 部。不對外發售,僅供交流。據鄭振鐸先生在《談金瓶梅詞話》一文中回憶:“半年以前,在北平忽又發現了一部《金瓶梅詞話》,那部書當時最近於原本的面目的。北平古佚小説刊行會的諸君,嘗集資影印百部,並不發售。我很榮幸,也得到了一部。”(鄭振鐸《西諦書話》)文學古籍刊行社出版的《金瓶梅詞話》共兩函二十一冊,附明崇禎本插圖二百幅,此書坊間流傳甚少。

《世説新語》《金瓶梅詞話》《史記》《嵇康集》(魯迅輯校)等的出版,使文學古籍刊行社聲名雀起,但文學古籍刊行社僅存在了兩年的時間,1958 年即併入人民文學出版社。文學古籍刊行社的產生和消失,其實和社會對傳統古典文學的態度不無關係,五四以降到建國初期,傳統典藉國學在新文化的批判下,開始有所割裂,但對於傳承中國傳統典籍文化,有識之士依是盡力而為的,在為文學古籍刊行社標點和校勘的古籍專家中,就有如梁啓超、吳調材、郭茂倩、許楗、龍元亮、王利器等學者,他們標點和校勘古籍,使之傳播。文學古籍刊行社原先的古籍標點和影印,也由中華書局和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承擔。

曇花一現的文學古籍刊行社為我們留下了不少珍貴的古籍圖書,由於當初這些書籍的印數都較少,現早已成為了珍本。